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

关闭

 Banner
Banner
Banner
Topic

夜色行 Date:2019-04-18 17:04:18  Author:管理员  Hits:369

没有云的黄昏是最美的,当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扫过大地,天边演绎着魔幻版的渐变色,天蓝、蔚蓝、浅蓝、鹅黄、金黄、橙红……最终斜光一退,光死心塌地的走了,天空一片氤氲,暮色降临。

天空,一轮半月,零星的点缀着点点星光。独自漫步在小镇的边缘,没有灯火辉煌,没有喧嚣浮夸,只有细心的聆听,轻轻的感受。

远处一片荷塘,方圆百米,水面上倒映着远处的灯火。临近,荷叶似乎还未出水,围着岸长满着茂密水草和尺把高的芦苇,岸上不间断的林立着高大的柳树、樟树,轻风中,树叶婆娑,沙沙声,随风而起,随风而落。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蜿蜒的土路,大体上职能两侧栽满了油菜,菜花已经谢了,茎秆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豆荚,郁郁葱葱,压倒在路边,煞是喜人。

荷塘的边缘连着一条宽不足2米的水泥道,水泥道地两侧是一片望不到边的农村示范田,现在还未到春耕的季节,田里似乎显得很宽阔,长满了茂盛的花草,月光下看不得不是很清楚,乌黑乌黑的直到远处的圩埂,不过田间并不安静,咕哇咕哇的田蛙声此起彼伏,有的冗长,有的急促而重复数次,有的在远方传来,声音高扬;有的恍若在你身边,轻声低语。蛙声中夹杂着吱吱唧唧的虫鸣声,我看不见,也叫不出名字,悄然而立,细细的品味着耳畔的蛙声、虫声,却发现它已飘远。

渐行渐远,天空愈显深邃,夜也深了,归去。(水质检测中心  谢诚成)

上一信息:对数字的误解

下一信息:槐树花开时